石家莊新聞>>河北日報石家莊專輯>>

在滹沱的柔波里漫溯

2021-05-24 17:02:17 來源:河北新聞網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兩年前的中秋節,一位朋友邀我參加他的聚餐。到飯店後,朋友指着一個青春洋溢的白人女孩説,這是加拿大的丹妮,我的合作伙伴,請你帶她逛逛石家莊。

席間,朋友一直對帶丹妮去何處舉棋不定,我脱口而出:“滹沱河啊!”

朋友似有猶疑:丹妮不稀罕水……

我堅持:走吧,眼見為實。

那天下午,朋友開車,我變身導遊。滹沱灩灩,秋水盈盈。穿行於滹沱河的叢林、花海、濕地,停車後漫步堤岸,觀白鶴翩翩起舞,在小火車主題公園流連……行至北岸一片格桑花海時,丹妮歡叫着撲上去,各個角度擺拍,不停興奮喊着“Wonderful”。

華燈初上,我們登上正定古城牆。“燈光秀”璀璨登場時,城牆周圍一派玄幻之美,丹妮興奮得手舞足蹈。月明星稀,微風沉醉,歡聲笑語,整個夜空瀰漫了花和果的甜香。

朋友常駐北京,平時看到的石家莊多來自網絡。眼前的勝景,讓他頓悟般地喊出:滹沱河,城市的律動啊,名片!名片!

爛漫夜空的温潤中,我和朋友不禁回憶起20年前的滹沱河。

那時的週末,能供孩子們遊玩的地方極少,到滹沱河邊“玩沙”就是好去處了。説是河,哪有水?荒灘裸露,敗葉枯枝,垃圾成山……在我至今保留的幾張孩子玩耍的照片中,光禿禿的河灘暴曬在太陽底下,風起時沙塵漫天,女兒和小夥伴們光着腳在沙灘上奔跑,隱藏在沙灘中的礫石或別的什麼尖鋭物品就在孩子們腳下,稍不留心就會劃破腳。

變化,是悄悄的。孩子漸大,課業增多,去滹沱河的次數減少。忽然有一年,假期再去時,無論大人還是孩子,都露出驚訝的表情:伸展着長臂的挖掘機轟隆隆作業,遠處有人種草栽花——我們驚呼,政府將有大動作啦!

從此,我個人經常前去探究,邊邊角角,拉網式預覽,大呼過癮。立於工地各處的宣傳牌上,開始出現這樣的字眼:全域生態修復,推動綠色發展;生態滹沱,濕地森林,綠肺氧吧;人文之河,民心之河……

荒灘、枯草不見了,河道蓄滿清水。路邊,開始是一棵棵纖弱的樹苗迎風搖曳,一株株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拼出精緻的圖案,一條條彩磚小路顯得神祕玲瓏……過段時間再見,樹苗長高了,花海成型了,芳澤綠洲,魚翔淺底,風箏滿天。

一條嶄新的景觀大道,彷彿從天而降,先前冷寂的河邊,一下子冒出眾多人和車。

猶記得,2015年,排山倒海的滹沱河花海照片刷屏“國際莊”。那段時間,我的一位作家女友心情寥落。她一向抵拒寫作之外的逸樂,但我強烈建議她去滹沱河“開闊”一下,“保你心境大開”。誰知她並不為所動。

當又一個秋天來臨,得知她一直未到滹沱河,而那時又增加了一片片花海,媒體鋪天蓋地渲染,市民奔走相告相約……我突然意識到,時機就在眼下:走,去看花海!

徜徉在北岸的景觀路上,我們極目四望,茂密的叢林,清清的河水,鮮豔的花朵,綠色植被舒緩着平時因讀書寫作而疲憊的眼部神經……忽然,從不習慣情感外露的她,驚呼:這是城市的一片綠肺呵!

那一刻,我倆不停地深呼吸,在滹沱河的柔波里,沉醉……

近年,我也真的把滹沱河景區當成一張名片,每有外地朋友來石家莊,都會帶他們到滹沱河“炫耀”一番。有一位新疆朋友告訴我,他平時聽説的石家莊,下雨不叫下雨,而叫下土、下泥,“看了滹沱河的生態範兒,看來那些真的是‘傳説’了”。

以前我多次駕車帶女兒到滹沱河邊遊玩,最近的這次,我對從外地回來的女兒説:咱坐地鐵去滹沱河,如何?

我們從中山東路的平安大街站乘坐地鐵1號線,在會展中心站下車,隨着如水的人流,就匯入了滹沱河花海。隨心徜徉,任意西東。

“寒風捲葉渡滹沱,飛雪覆地悲峨峨”——這是一千多年前唐人李頎身邊的滹沱;

“凡大河、漳水、滹沱……悉是濁流”——這是宋人沈括眼中的滹沱。

往事越千年。“濁流”“悲峨峨”俱往矣。

石家莊有滹沱,如人之眉目。今日滹沱河邊,清流潺潺,言笑晏晏,看不盡的醉美畫卷。全域修復後的滹沱河,不僅成為石家莊的生態之河、幸福之河,同時攜手古城正定實現了同步復興。我們賴以休養生息的這座千萬人口的省會城市,也正在通往現代化、國際化美麗省會城市的征程中奮力前行。

碧水藍天,柔波萬頃,這片鮮活的城市綠肺,正為石家莊帶來強勁歡快的呼吸。

(劉世芬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石家莊市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)

來源:河北新聞網
責任編輯:譚倩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
相關新聞

電子報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